穆灵曦.

这儿灵曦

初二党,咸鱼一条。

aph主米英,是米厨。主皮米。
墙头巨多但不会从米英沼泽里跳出去。没有什么雷点

转载务必表明作者,其他只要不商用请随意。

欢迎扩列🌹

疯子髅玖玖:

#二宣#
#米英#

链接在评论!!!!!!

刊名:绝对平行

cp:米英

主催:髅玖玖         
副催:砾织
staff/文:髅御枫   鹿鸣   砾织    喻世言

staff/画:问津      芜荟
排版:卓巳

宣图/封设:深歌

价格:cp21(30RMB)  通贩(35RMB)

以下是试阅∠( ᐛ 」∠)_

Like  use  to  do 
文/髅御枫
阿尔弗雷德还没反应过来亚瑟的话是什么意思,就看见他大步靠近自己,伸出有力的手臂勾住了自己的肩膀,阿尔弗雷德感觉到身体只能僵硬地任由金发知更鸟像蛇一样缠紧他的身体。

“嗯…看你这样子,是没和多少男人做过吧?”
又被嘲笑了,热气喷洒在耳廓,带着调情意味的慵懒声线让阿尔弗雷德脑子发热,他不服气地环住了亚瑟的腰,手掌从脊背漂亮的蝴蝶骨一路抚摸向下,细腻的皮肤手感甚好。

“啪。”

亚瑟狠狠把阿尔弗雷德的手打开。

“心急,自大,乳臭未干,得寸进尺。”

亚瑟在阿尔弗雷德的耳边故意作出色情的水声,最后隔着空气对着他的耳朵发出响亮诱人的亲吻声。

“但是鉴于你的脸还是很不错的,给你点甜头。”

轻飘飘的声音跟着亚瑟轻飘飘地离开了,阿尔弗雷德的手依然是被打开的样子,可是亚瑟的温度已经远离了他,阿尔弗雷德这才如梦初醒。

化为乌有

文/喻世言

小天使失去了翅膀和所有法力,失去了她如瀑布一般美丽的金发。她没有家,她也不知道她要去哪寻找阿尔弗雷德。罗莎祖母绿的漂亮眼睛有些湿润,但是一直以来的良好修养让她忍住了泪水——淑女不该随意哭泣。她已经没有了漂亮的头发,若是找到了阿尔弗雷德,他还会喜欢她吗。

“你真的是爱他吗,小罗茜。”罗莎的朋友弗朗索瓦丝这么询问过她,她其实自己也不太明白什么是爱。罗莎抬头望向天空,她的朋友现在还是一只幸福美丽的小天使。而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终究是个女孩儿,她还是落下泪了。

有始无终

文/砾织

红酒的香味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充斥着这个并不大的房间。明明还是初春,空气里却满是燥热。下一秒亚瑟又猛地坐起来,砸着阿尔的被子开始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白痴肯定不知道我已经把他的宝贝厨房给炸了,哈哈哈哈嗝。”

  他笑得正开心,身下突然腾空,模模糊糊的视野里他看到的是倒过来的阿尔的背。还没认清楚自己是个什么姿势,他又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重重地被摔在了沙发上。
  “啧。”

  阿尔看着他。

  烦躁。

  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呢,这两个人尚且还不知道,总会有些什么东西,偷偷地在被遗忘的角落里慢慢发酵。

  阿尔觉得亚瑟是一个很没趣的人,满脑子只有工作;亚瑟觉得阿尔是一个很随便的人,满脑子只有自己。站在这个立场上,他们的确是相互讨厌着的。

over  you 

文/鹿鸣

说实话,现在的气氛太诡异了。王耀一进宿舍门就感觉到米英两个人之间一股子浓浓的敌意,当然,这个敌意是单纯的亚瑟对阿尔。坐在床上玩电脑的阿尔弗雷德疯狂眼神暗示王耀跟他搭话。

看来亚瑟是吃醋了。噗嗤一声没忍住笑出声的王耀开口问:“阿尔……系花是怎么回事?”口气里满满的揶揄。亚瑟装作不在意地摆弄了一下地上的小风扇,眼神却止不住地飘到阿尔弗雷德身上。

“没错,是告白了。但我拒绝了。”阿尔弗雷德关上电脑,垂头望进亚瑟的绿眼睛,笑着说,“我喜欢的人只有一个,你说对不对?王耀。”阿尔弗雷德满意地看着拥有漂亮眼眸的英国人耳朵爬上粉色,才把视线收回来瞥了一眼王耀。

回答他的是一个飞来的抱枕,伴随着王耀的吐槽:“呵呵。是啊。让你叫我跟你搭话。”软绵绵的枕头打到脸上一点都不疼,阿尔弗雷德笑嘻嘻地爬下来凑到亚瑟身边。

装作正经地摸了摸亚瑟的头,阿尔弗雷德耐心又带着一点点无奈地解释道:“她跟我表白,我拒绝了。收下情书是因为毕竟是女孩子,这样做让她自在一些。”

“哦……”虽然解释清楚了,但亚瑟还是心里不明不白还是有些堵。阿尔弗雷德突然凑过来在亚瑟的脖子上落下一个吻。

血液仿佛因为这个吻而快速加热,一起涌到头上,让亚瑟的脑子当机了几秒。“我……没生气。放心。”别过头想了半天也只吐出来一句话,不愧是内敛的英国人。

看着这一对“腻腻歪歪”的情侣,王耀真是恨不得搬离这个宿舍。他们当初互相暗恋的时候,王耀作为明白人真是差点没给他们下药送床上去。好不容易在一起了,还要各种闹,一点都不省心。

欸……行吧,谁叫他是新世纪的有志有为的好青年呢,忍一下没大事,只要不分就行。

#k的都是小天使我爱你们mua∠( ᐛ 」∠)_

评论
热度(19)
  1. 穆灵曦.疯子髅玖玖 转载了此图片
©穆灵曦. | Powered by LOFTER